第一千零二章:红颜祸水?

推荐阅读:王牌贵妻太太请自重都市之纨绔天才妒妇重生大宋的智慧武动乾坤超品相师成仙人皮面具

    雪花随风而舞。

    数株梅花树下,一个身裹着白色狐裘的女子立身于其下,两手伸出,雪花,梅花落于手上。

    雪花很快融为水滴,自指缝之间落下。

    梅花花瓣也只不过短暂停留片刻,便又随风而去。

    好半晌,女子手中仍然空空如也。

    盛仲怀站在远处,看着这个拥有着绝世容颜的女子茕茕孑立于风雪之中,青丝裙裾飞舞,脸色白晳如瓷器,不由得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记忆之中,十余年前她嫁给朱友裕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吧。

    十多年过去了,岁月已经在自己的头上添了无数华发,无数沟壑,却似乎遗忘了这个女子一般。虽然已经生了两个孩子,但容颜却依然一如当年。

    可惜,红颜薄命在这个拥有着权势家世的女子身上,仍然在无情地发挥著作用。哪怕她的父亲,她的丈夫,都是这个世上最顶尖的那一批有权势的人,也是最爱她的人,却仍然无法庇护得了她。

    犹记得自己第一次知道皇帝朱温竟然染指了自己的儿媳,而在其中促成此事的,竟然是朱温的元配夫人的时候,自己的心真是一片冰凉。

    他是知道朱友裕对代淑的看重的,也是知道代超对这个女儿的喜爱。

    他也是最清楚朱友裕的火暴脾气的,情知此事如果暴光,只怕便会引起弥天大祸,便只能帮着遮掩。

    可惜,纸里总是包不住火的。

    事情终于爆了。

    而朱友裕也爆了。

    一刀下去,本来形式正一片欣欣向荣的大梁也被这一刀斩去了所有的生机。

    父子相残,兄弟阋墙。

    大梁的脊梁柱断了。

    而在这个过程之中,代淑失去了父亲,失去了丈夫,除了一双儿女之外,她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亲人。

    而噩梦并没有结束。

    前来投奔朱友珪,这位二殿下却也觊觎于她的美色,对于她的贪婪已经愈来愈不加掩饰了。从最开始的一些轻佻,利诱,倒现在越来越明显的威逼。

    只站了一会儿,盛仲怀便觉得手脚冰凉,而代淑却不知道已经在树下站了多久了。

    慢慢地走了过去,盛仲怀轻声道:“娘娘,外头寒气重,赏梅,其实在屋里也是可以的。”

    代淑缓缓转头,“仲怀,你来了?”

    盛仲怀点了点头:“娘娘,回房去吧。”

    代淑转身愈行,却是一个踉跄,险些跌倒,盛仲怀赶紧抢上一步,将她扶住,等她站稳,却又是忙不迭地松开了手。

    “娘娘小心。”

    “站得久了,脚都麻了。”代淑自嘲地一笑,捶了一会子腿,这才向着屋里行去。

    一走进屋内,一股暖气扑面而来,丫头也赶紧递给了代淑一个手炉,侍候着代淑做在了火盆边,又给二人倒上了热茶。

    “听说仲怀今天见了老三派来的人?”代淑两眼盯着幽幽燃烧的炭火,轻声问道。

    “是的。”盛仲怀道:“三殿下想要拉拢我。如今他也已经穷途末路了,长安,关中眼看不守,他想要谋条后路。”

    “是想你杀了朱老二?”代淑冷笑起来。“他已经杀了他大哥,现在连二哥也不想放过吗?”

    盛仲怀默然不语。

    “你答应他了?”代淑霍然抬头,看着盛仲怀,一双眸子瞬息之间也是变得冰冷。

    盛仲怀点了点头:“我告诉孙桐林,如果三殿下肯去帝号,放弃长安关中,率军退到汉中来,我就帮助他夺得益州。”

    听到这里,代淑似乎有些醒悟,展颜一笑:“原来你是想骗他来汉中,然后杀了他替陛下报仇,只可惜,他是绝然不会答应的。”

    盛仲怀摇头道:“不,娘娘,以我对三殿下的了解,他一定会答应的,而且,我也不是骗他来汉中好为了杀他,如果他真有这样的魄力的话,我的确会帮他取得益州的。”

    代淑脸色顿变,看着盛仲怀,一字一顿地道:“仲怀,你忘了陛下是死于谁手吗?”

    盛仲怀沉吟了片刻,道:“娘娘,死者已矣,不管我们做什么,他们也无法回来,也无法知道,现在,我需要为活着的人打算,需要为娘娘你,还有陛下的一双儿女打算了。”

    “朱老三就会放过我们?”

    “至少,三殿下在个人品德之上,还是无可指摘的。”盛仲怀道:“娘娘,二殿下煎迫甚急,再这样下去,除非我与他翻脸,否则就再也护不住娘娘您了。”

    唰地一下,刚刚有了一些血色的代淑脸色再一次变得雪白。

    她捂住脸,无声啜泣起来。

    有时候,她真狠不得划花了这张脸,如果不是这张脸,朱温就不会占有自己,朱友裕就不会杀了自己的父亲,朱氏兄弟就不会自相残杀,以至于落到现在这样的地步。而到了今日,朱家老二,居然又想霸占自己了。

    盛仲怀亦不相劝,任由代淑哭了一个痛快。

    “二殿下一直在逼迫我马上向襄阳方向发起进攻,这固然是因为现在大家都要联结在一起对付李泽,但在他的心中,更重要的却是想以把我撵走,好方便他对您下手,一旦率军离开,他可就肆无忌惮了。”盛仲怀道。

    “只要孩儿们能无恙,我,已经无所谓了。”代淑认命地道。

    “不行!”盛仲怀怒道:“我绝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盛仲怀声音之大,似乎把代淑有些吓到了,她怔怔地看着盛仲怀。

    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盛仲怀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平静了下来。

    “二殿下不管是文才武略,都不足以担当大任,一旦敌人进袭,他根本就无法守住益州。三殿下虽然与我们有隙,但此人不论于公于私,却比二殿下更值得信任,如果这一次他真能去帝号,退出长安,也足见他魄力,如果他能掌握益州,则能护我们更长的时间,也能让我有足够的时间来安排你以及陛下的一双儿女,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安排我们离开?”代淑惊讶地抬起红肿的眼睛看着盛仲怀。

    “是的,离开!”盛仲怀点了点头:“即便是三殿下退到了益州,却也并不是长久之计,在力量之上,终究是比不得李泽,也比不得向训,两虎相争,我们夹在其间,很有可能成为第一个牺牲者,区别只是时间的长短而已。而以后,不管是李泽得了天下,还是向训得了天下,以你和两个孩子的身份,都很难自由自在的生活。要么被杀死,要么被囚禁起来一辈子见不到天日,我怎么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可是这天下之大,我们又能去哪里?”

    “当然有地方可去。”盛仲怀道:“海外,我会安排你们去海外。只要有足够的钱财,拥有足够的武力,那些海外有无数的岛屿便能成为您的乐园,那些岛屿之上,多有是还没有开化的土著,在哪里,您可以成为一个自由自在的女王,想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再也没有人会来打扰你。”

    听着盛仲怀的描述,代淑两眼不由发亮,如果真有这样的生活,那该是多么的美好啊。

    “我派出去的人,已经将目标选定好了,出海的海船也已经订制了,早由海兴船厂打造的最好的海船。现在我需要时间,需要权力来获得更多的钱财支持这一次的行动。”盛仲怀道:“二殿下不能满足我做到这些的条件,所以,便只能让三殿下来掌控益州了。”

    “真有可能做到这些吗?”

    “请娘娘相信我,我一定会办到的。人手我们不缺,现在,我们就缺大量的钱财了。”盛仲怀道:“到了岛屿,我希望娘娘住上的是豪华的宫殿,吃着最好的美食,享受着最好的生活,而不是去钻山沟,住茅草屋。”

    “那我现在需要做什么?”代淑问道。

    “正有一件事情要请娘娘相助。”盛仲怀道:“把朱友珪诳到汉中来,是我们成败的关键,等到长安哪边有了消息,娘娘不妨给二殿下去一封信,就说要您相从也不是不可以,不过得让他亲自到汉中,用最隆重的礼节,把您迎回去。您可不是那种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朱友珪本来就想来汉中来逼迫我出兵,再有了您的这封信,想必他必然会兴冲冲地跑来汉中,连最基本的防备,都会疏于布置了。”

    防采集自动加载失败,点击手动加载,不支持阅读模式,请安装最新版浏览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唐砖全球高武这号有毒国民校草是女生我磕了对家x我的cp斗破苍穹亮剑绝世战魂托身白刃里,浪迹红尘中

寻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奇书网只为原作者相思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寻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