睿哲被下派,黛蔺‘已婚

推荐阅读:王牌贵妻不灭剑体神医天下(桃运狂医)最强兵王(非想)无敌黑拳【完】总裁的替身前妻都市邪主(校园邪主)爆笑鬼差鬼伏

    夕阳落在西峰,红艳艳的一片,染红整个山青水绿的大地,美不胜收。

    只见村子的山脚,暮霭四起,云烟笼罩,绿油油的菜田和清澈湖面上,蒙上一层薄薄的夜雾,清烟缭绕恍如仙境;却又在夕阳底下泛着金灿灿的红波,让人心旷神怡,静谧无声。

    下地的人赶着牛车回家了,驮着犁耙子,拉着包谷麦秸,吆喝着牛车走回炊烟袅袅的家,完成一天的农忙。

    而乡镇办事所里,女子刚刚结束与黛蔺的通话,把嘟嘟叫的老式电话机给放下了。然后转身走到门口给村主任道一声谢,感谢村里肯给她用电话,匆匆离去。

    老村主任披着外套,卷着草烟,跟着走到门口,不知道这是从哪个村里走来的女子,这么面生。他划根火柴准备把烟点燃,一支冒火的打火机忽然伸到他面前,把烟给他点上了。

    “广胜叔,那个女人是谁?”村支书的二儿子张二强收起他的打火机,朝女子离去的方向望了望,“你们几个老干部去市里开会的这几天,那姓滕的每天来找我和顺子的碴,想新官上任三把火,给我们一个下马威,把我们的机器全砸坏了!现在又派他婆娘来我们办公室探底,肯定偷了办事所的东西。”

    村主任深深吸一口烟,白张二强一眼,“少在外面瞎说话,这一次如果不是你爹出面,村民们估计要把你扒掉一层皮!我们几个老干部在村里是受人尊敬,吃穿不愁,但如果惹怒他们,他们在苏老三和那几个死对头的教唆下拆我们的房子,我看你二强一家怎么到镇上升官发财!现在什么也别说了,跟我去国公馆走一趟,我怕前几天的雨又把瓦片给掀了。”

    “广胜叔,您现在没有百岁,也有**十岁了,是不是打算在国公馆放副棺材,与您当年的配枪和红军军装一起陈列在国公馆?”张二强再看一眼女子消失的方向,一双绿豆眼心术不正的转了转,计上心头,飞快的用手往身后招了招,让他的那些狐朋狗友赶紧跟过去,自己这才随着广胜叔往泥巴路上走了,嬉皮笑脸的,“在这几个干部里面,属您岁数最大,如果当年不是您带着我爹他们参军,我们家也不会得到国家的照顾。所以等您两腿一蹬进了棺材,我给您在国公馆单独修一个墓,让您住得舒舒服服的。”

    “你这臭小子,你广胜叔还没死呢!你爹那叫什么老革命前辈,根本没有参加过长征,都是沾你爷爷的光!”

    两人正说着,苏小雁往这边寻来了,喊了一声广胜叔,问有没有见过一个穿黑裙子的女人。张二强立即手指相反方向,“往那边去了,苏雁子你赶紧去追,可能去投河了。”

    苏小雁急得拔腿就跑,慌不择路的去寻人。

    张二强则与他的广胜叔大摇大摆的走往村里的‘国公馆’,去给馆里陈列的红军军装、勋章清扫灰尘,修建村里最好的楼房大院,把村里做建设的钱全用在这里了。

    而被指错方向的苏小雁,真以为女人跳河了,脱掉身上的外套就跳进冰凉刺骨的河里救人了,使劲喊‘姑娘’。她与滕市长是分头去找的,所以当她跳进河里搜救,滕睿哲则正经过‘国公馆’门前,望了这在建中的白墙楼房一眼,皱眉离去。

    想不到这个村子虽落后贫穷,民不聊生,烈士林园国公馆却层出不穷,伫立在一排排破旧的土房子前招摇,新旧对比,让人倍觉讽刺。

    而他寻找女人的方向也是对的,只不过由于夜幕低垂,天色已晚,女人又存心躲他,所以让他在泥巴路上走了很长一段路,都见不到女人的身影。

    他遥望着,站在风中,感觉气温在急降,泥巴路太崎岖,女人是不可能现在走到公路上拦车,然后坐回市中心的。

    “滕市长,找着了吗?”苏老三深一脚浅一脚追过来,朝四周的包谷地里望了望,一双浑浊的眼睛藏满担忧,“现在天都黑了,又没有顺路的牛车,姑娘怎么可能走的出去?而且刚才我问过下地回来的长贵他们了,说没看见路上有女人,只看到顺子那几个流氓鬼鬼祟祟往包谷地里窜……”

    “哪块包谷地?”滕睿哲冷眸回首,剑眉斜飞,心中的担忧果然成真了。这女人私自走出来,顶着他老婆的身份出现在人前,肯定逃不出张二强的手掌心,永远不得安宁!

    “就是我们身后那一块!”苏老三转身指指后面,暗叫一声不妙,已经提着步子往回跑了,“滕市长,我们赶紧的,一定是顺子他们把姑娘拖进包谷地了,这几个狗东西,成天不学好,就干些缺德事!”

    两个人大步往回走,走进附近的几片包谷地里,果然发现地上有拖拽的痕迹,以及女人手腕上被扯掉的手表。他拾起看了看,剑眉一拧,与苏老三直奔张二强家门口!

    然而他没有进去,仅是在门口看了一眼,又转身走了。

    因为张二强家里有个泼辣的媳妇,是绝不允许男人拖个女人回来的,他们只可能把女人放在公社等这种公众地方,等着明天向他耀武扬威。而且他对女人的这种行径,感到有些不悦,毕竟她是一路跟着他过来的,知道他在这里敌人不少,无赖太多。如果她要离去,他又不拦她,会亲自送她去公路上坐车,给她安置一个安全舒适的地方。

    这样悄悄的走掉,岂不是让大家都担心?

    “滕市长,张二强他们常去的地方就那几个地方,我带您去,一定能找得着。不过雁子去哪了,这丫头是不是又偷懒玩去了?”苏老三急得跺脚,决定在路过自己家门口时,先看看女儿是不是回去了。

    ——

    苏小雁在冰冷的水里浮浮潜潜了无数次,冷得直打哆嗦,却怎么也找不到人,还呛了几口河水。最后实在冷得受不了,怕自己筋疲力竭沉下去,不得不爬上岸了,然后用破旧的外套裹着自己,窝在老树下。

    怎么回事呢,池塘里好像没人,还是她搜寻的地方太少,让姑娘给沉下去了?刚才张二强身边有广胜叔呢,张二强会骗她,广胜叔总不会吧?

    她一身湿漉漉,扶着老树站起来了,望望平静的湖面,决定再跳下去搜寻一次。

    “雁子!”苏老三一声大吼,跑下泥巴路,心急如焚的朝女儿冲过来了,发现女儿又在一根筋,“姑娘被顺子他们抓去了,你在这里送什么命?张二强和李广胜的话能信吗?他们是一伙的!只有你长贵叔、公茂叔他们的话能信,知不知道?快点把爹的衣裳披上!”

    滕睿哲站在河堤上,剑眉深蹙,发现女人的这一出走,果真是让大家人仰马翻,忧心忡忡。苏小雁还真以为女人想不开投河自尽,大冷天的泡冷水里救她,把她从雨夜里救回来,又怕她出事,对她的生命安全负责,不知道她有没有顾及过别人的感受?

    “苏老三,你送小雁回去休息,给她烧壶热水暖暖身子。”他把手中的手电筒递给苏老三,又把自己的外套脱下给苏小雁包着了,让父女俩赶紧回家,“马上把小雁送回家,我与长贵、公茂他们过去就行了,半个小时后回来。”

    他伸手,给小雁轻轻擦去脸庞上的水珠,让她回去歇着,转身赶往他们所说的出事地点。

    地点就是存放推土机和耕地机的一个废旧仓库,里面堆满了麦秸和包谷,以及两台被砸坏的机器,几个流氓正坐在里面玩扑克,笑骂声传了好几公里远,语言极是下流粗鄙。

    几个乡亲一脚踹开仓库的大门,怒不可遏的冲过来了,吓得几个流氓撒掉扑克牌就往推土机上爬,准备拿家伙。

    但可惜的是,他们没把人关在这里,事先留了一手。

    “长贵,谢老七,你们想怎么着啊,想明天为我们的滕市长修路,那现在就睡去呗,小心明天没有力气干活,既耽误了农活,又没把路上的那几个坑给填好,被我们的滕市长骂,穷得脱裤子,哈哈。”几个人又从车上跳下来,拿着老虎钳子和撬车用的铁棒,流里流气走到滕睿哲面前,“这里没有滕市长你要找的人,滚吧!”扬起手中的武器,耀武扬威的要赶人。

    滕睿哲也不生气,看了看四周,“不,本市长没有人要找,是因为明天要开始修路,必须赶在今晚把推土机修好。”他高大伟岸的身影走到两台机器前转了转,倾身检查推土机的破损情况,沉声命令,“乡亲们谁懂得修车,就请留下,其余的人全部回去休息,养足体力,明天开始上山栽竹伐竹!”

    一声令下,跟随前来的乡亲没有一个人离去,而是你望望我,我望望你,心头突然升起了一股渴望脱贫的强大力量,全部往仓库里走,他们第一次不再这么弱懦的害怕强权和无赖,而是齐心协力站在一起,希望有个人能带领他们走向新生活,不再被人压榨、被人剥削自己的土地和贫困补助。

    滕睿哲已是卷起袖子,结束了他多年的滕家少爷生活,亲自爬到推土机下面,在肮脏的机油里,亲自检修这部破旧的推土机。这里的人不懂得运用机器,更不谈能修车,所以很多事,他必须亲力亲为,教他们怎样去做。

    此刻他躺在车子底下,一边娴熟的扭下零固件,一边让他们给他递修车工具,并让几个人把仓库的麦秸梗子一捆一捆的搬出去,说是明天修路可能要用到。

    结果那几个流氓就急了,飞快的往那边窜,把人使劲往旁边拖,不准大伙动麦秸梗子,“谁敢过来,我们就跟他拼命!”

    “继续搬!”滕睿哲一声冷呵,整个人顿时不怒而威,磁性声线里带着令人生畏的严厉:“这里是大仓库,我们老百姓公用的地方,谁敢把这里占为私有!”

    他命令大家继续搬,大伙儿这才发现一捆捆的搬掉麦秸梗子后,里面竟然藏了个女人,全身被捆绑着,口里被塞了布团,动弹不得,正是他们要找的嫂夫人!原来这伙人把人给藏在麦秸梗子里了!

    “把人送回苏家吧。”滕睿哲没有从车底下爬出来看女子,健壮的手臂一直在搬零固件,修零固件,低沉的声音恢复平静,“长贵和公茂留下来帮我递工具,其余人回家,顺便知会苏老三一声,今晚把门锁死,任何人敲门都不要开。明天要用车,我今晚可能就留在这里了。”

    “滕市长,有我们在,这几个流氓不敢去苏老三家找麻烦的,您放心。”

    只见那几个事迹败露的流氓已纷纷在往仓库外面逃了,这次不行下次再来,反正这都是张二强指使的,有村支书在撑腰,他们天不怕地不怕!而他们的媳妇儿则打着手电筒过来寻了,听说自己的男人竟然把个女人藏在大仓库里,顿时揪着耳朵就往屋里拽,啊唷叫着不准上炕睡觉。

    被救出来的黑衣女子看着躺在车下的男子,原本想过来与他说几句话,但见他全身心投入的在修车,不大想理她,顿时有些羞怯难堪,在村民的簇拥护送下,重新被送回了苏家。

    第二天一早,推土机的发动声惊醒了正卧在麦秸上睡觉的长贵和公茂,两人忙不迭地从地上爬起,便见到原本被张二强砸了个洞的推土机重新发动了,修了一整夜车的滕市长正坐在驾驶座上,将这庞然大物开出大仓库,正在试用大铲子的力度!

    而外面,父老乡亲们已经在路上忙开了,挑土的挑土、碎石的碎石,让这个死气沉沉的村子注入了全新的活力,带来了希望。滕睿哲将推土车交给其他人开,自己则把大手洗了洗,俊脸也洗了洗,走过来检查大家的填坑情况。

    修路修桥不是一件小事,除了需要大量的资金,还要有大家的坚持。现在秋忙刚刚过去,所以才能让大家有时间过来修路伐竹,改变现状,但长时间下来,大家也是要养家糊口的,不能让他们力气出了,却没米下锅,必须给他们发工资。

    所以今天,他必须去市里一趟,申请资金。

    “滕市长,刚煮的面,您快趁热吃。”苏小雁拎着篮子笑嘻嘻走过来了,并用毛巾给他把浅色线衫上的机油擦了擦,有些心疼,“听大伙说,您昨晚修了一整晚的车,早饭也没有吃。”

    滕睿哲嗅嗅自己身上飘散的机油味,发现确实臭,直接把薄线衫脱了,露出里面尚还干净的衬衣,启唇轻笑:“小雁,马上回家,我需要洗个澡换套衣裳,今天去一趟市里。”

    苏小雁望着他迷人的俊脸,忽然发现他潇洒轻笑的样子比冷冰冰的样子有人情味多了,也帅多了,令她心头小鹿一阵乱撞,欢欢喜喜就往回走,“洗澡水早给您烧好了,还有两个馍馍留给您呢。市长哥哥,今天你也带我去市里好不好?我去买一点药,备个药箱,感冒割伤什么的就不用去卫生所了。”

    滕睿哲望着她蹦蹦跳跳的背影和撒娇的口吻,幽黑眼眸微微一黯,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好久没有听到黛蔺喊他睿哲哥哥了,不知道她现在与慕夜澈拿了结婚证,过的快不快乐?

    老爷子让他什么话都不要说,一年后回去,可是一年多的时间里,很多人很多事都变了。也许一年之后,两人已是真夫妻,黛蔺的心会被慕夜澈逐渐填满,再也没有他,她已经开始另一段新感情,全心全意的爱她的丈夫,爱两个孩子……只是,老爷子并不知道他在电话里想要说的是什么,便自作主张的继续他自己的安排,呵。

    他希望黛蔺在完成学业后独立进取,人生大放光彩,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同时他也知道,感觉和时间都不等人,都是一种,过去了就再也回不来的东西。

    回到小雁家后,他简单洗了个澡,换了套干爽的衣服,没有让小雁跟着去市里,而是带着另一个女子,坐上了去市里的大巴。

    公路两旁都是一晃而过的白杨树和农田,他安静看着女子望向窗外的侧脸,终是缓缓伸过手,把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掌心里,“你既已逃出来,那地底下死掉的女子是谁?既然跟着我过来了,又为什么留下字条离去,让大家都担心?”

    黑衣女子这才把脸侧过来,洁白柔美的脸蛋上横着两条粉色淡疤,秀气嘴唇带着常年不见天日的苍白,“当年受辱之后,我选择了自杀,但是没有成功。被救回来后一直被关着,暗无天日,这两条疤是林雅静给我的教训,她让我听话、变强,把我和顾依依关在同一个密室里,让我们在地底下打架,两人只能有一个人活着出来。但最后,她还是把顾依依杀了,直接埋尸在地底下。我是前不久才逃出来的,想找到你,但还是被她抢先一步,出现在你身边,被她派人四处抓我。”

    “你的嗓子?”滕睿哲定定望着她,深黑眼眸里并没有明显的欣喜之色,只是轻轻握着她的手,给她拂开散落的额发,“还疼不疼?”

    “不疼了。当年自杀的时候是割了喉咙,醒来后就发现嗓子使不上力,后来被关着一直呼救,常年累月下来就这样了,声音很难听。”女子把手从他的大掌里抽离,一双凤眼落满清烟一般的惆怅,望着外面空旷的农田,“睿哲,有没有觉得这里很宁静?我不想一直借宿苏老三家,拖累他们,想自己找个房子住下来,不曾想,给你们造成困扰了。”

    “我给你在市里找套房子。”

    “睿哲,何必花那个钱,乡村里比较安静。”女子再次回首看着男人,笑了笑:“我们都住在苏老三家,让他们父女很不方便,所以我打算在村里任教,住在学堂里。你觉得怎么样?”

    “但你昨天晚上的举措,差一点让苏小雁冻死在河塘里!你若想任教,可以跟大家一起商量,让大家送你过去,一个人默默的走,是想证明什么?”滕睿哲的态度变得严肃起来,“当年你私下与我爸见面,并没有告诉我,而我也因为工作忙,忽略了你,所以素素,我不想再看到妳为我受尽折磨,差一点命丧黄泉!”

    叶素素沉默下来,温柔看着他,一双明澈凤眼柔情似水,然后不再与他争执,而是将头轻轻靠在他的肩膀上。

    一两个小时后,大巴到达这个城市的市区车站,两人下车,刚肩并肩的走进出站口,一辆从外省过来的客巴便驶进站了,司机提醒就在这儿下,各位乘客拿好自己的行李,从右边出站口出去即可。

    慕夜澈一身休闲装起身了,高挺鼻梁上的棕色太阳眼镜把俊脸遮住了一半,却气场十足,帅气得能把人的目光和心一块吸过去,他微微倾下身,捏捏旁边熟睡中黛蔺的脸蛋,“蜜月旅游地点到了,时间是三天,亲爱的,你现在是让我背你下车,还是抱你下车?”

    黛蔺歪着脑袋正在睡,睁开一只眼,抓着扶手不肯下,“我是被你骗上来的,我要回去。”这是哪呀?慕小叔你是不是打算将我拐卖到贫困地区!?

    “那可不行。”男人嘴角含着一丝坏笑,直接将她打横抱起,信步走下车,然后让她落地,拖着行李出站,“既然过来了,就好好玩三天,听说这里的风景不错,有很多革命烈士和英雄事迹,与其他商业味十足的旅游地点,感觉不一样,会学到很多东西。而且这里有很多贫困的孩子,也许我们可以尽微薄之力帮助他们上学,嗯?”

    他宠溺揉揉黛蔺的发,与她一起出站,然后当他们走出来,滕睿哲与黑衣素素已经坐车离去了,四人算是擦身而过,直到很多个小时以后才能偶然遇见了。

    因为滕睿哲现在要去市里开会,申请村里的补助,傍晚才能回村。而慕夜澈的旅游计划是,先在城里的几个景点转转,然后再去国家提名在列的‘万元村’参观参观,看看与锦城市相通的轻轨四号线,同样也是很晚才能到达村子。

    于是在参观完城里几个景点,买足生活用品后,他带着黛蔺坐上了经过‘万元村’的最后一趟车,坐在第二排位子,躺在火红夕阳下闭目休息。心想这个村子应该不错,口碑好,革命英雄多,是个旅游胜地。

    黛蔺则靠在他怀里,早利用这个时间来补眠了,小脸洁白,像一朵洁白的睡莲花,根本不知道即将去什么地方。下午跑的几点景点没什么好玩,只是累,所以上车就睡了,希望接下来能呼吸乡下的新鲜空气,能在树上摘新鲜水果。

    而车里的倒数第二排位子,滕睿哲则在低头翻阅文件,眉头轻轻皱着,思考问题,根本没有注意到车上又上来了什么人。因为不出所料的,政府不给批贫困补助,再三强调国家发下来的钱已经到账了,自己去想办法,并且严厉批评这个乡镇的经济一直没有起色!

    于是在市里把叶素素安顿好之后,他只身上车了,决定独自住在乡村,自己想办法带领大家发展。他没有看到前面的黛蔺与慕夜澈,也没有与叶素素就这样生活下去的念头,只是把她安顿在安全舒适的地方,全身心投入到自己的工作中。

    在他心里,在得知叶素素是因他而死、在地底下发现她尸体的时候是最痛的,那具尸体刺穿了他的心。他离开了锦城市,来到了这个地方,选择只身一人,可是叶素素突然寻了来,又活在他面前,让他忽然不知如何面对。

    他现在只希望所有人都过的好,不要因为他再受伤害,也不要因为他,村子发展不起来,继续挨饥受饿,希望大家都好好的,幸福、快乐、安康,尤其是黛蔺和他的两个孩子。

    ——

    白色客运大巴在笔直公路上飞奔着,经过一片片空旷的农田,形单影只。夜降临了,大片大片的黑肆意曼延天空,黑的让人窒息,因为这里并没有路灯,仅靠车灯照明前方的路,四周伸手不见五指。

    很久以后,万元村村口到了,黛蔺和慕夜澈饱睡一觉,终于在女售票员的大嗓门中苏醒了过来,拎着他们的行李下车。然而眼前的这座小桥却让他们瞠目结舌,以为走错了地方。

    两人手牵手站在公路边,望了望石碑上的‘沧口村’三大字,确定这是传说中的万元村没错。但是这里竟然黑灯瞎火、乌漆麻黑的,一盏路灯也没有,就算他们借用手机照路,也差一点看不清路,踩翻到河里!

    只见脚下的这座桥,仅用两块青石板搭成,中间隔了很大的距离,破旧石板上苔绿斑斑,净是缺口,一脚踩空就能从两块石板缝隙里掉下去,然后整座破桥也跟着崩塌,桥毁人灭!

    所以说,村口的这座桥未免看起来太脆弱了,代表一个村的形象!

    慕夜澈忙将黛蔺的手牵紧,带着她往桥下退,重新返回公路,决定再坐车回镇上的小酒店安顿。

    而提着公事包的滕睿哲也从客车上下来了,见黑漆漆的前面站着两个人,似乎想过桥,他把手电筒拧亮,照到小桥上,打算让这两人跟着他过桥。

    但是慕夜澈与黛蔺已经决定不进村了,知道这个黑咕隆咚的村子肯定没有旅社给他们住,不如趁早返回镇上,明天再来。于是三人在黑漆漆的夜里谁也看不清谁的脸,就这样擦身而过,站在了桥的两头。

    滕睿哲提着公事包过桥了,脚刚落地,便发现路面被填得平平整整,村民们用一天的时间,果真用石子泥土把这整条道路的坑坑洼洼全部填补、碾压,给进村的道路做了一个大致修整。

    然而这里太黑,如果没有月光,行人就看不清方向,一不小心能栽到水沟里去,依然是个大问题。

    他一边走,一边想,停下脚步在四周转了转,用手扶了扶那杵在路边的木制电线杆,想起这次修路必须增加一笔增设路灯的资金,这朽木做的电线杆也必须得换,不然雷电击断电线,后果不堪设想!这里的村民似乎不知道湿木会导电!

    “长贵叔,前面好像有人,快停下。”透黑的夜色里,两辆牛车笃笃的朝这边跑来,前面车上跳下一个小丫头,飞快的往他这边跑,“是市长哥哥吗?”

    原来是小雁和一大群村民赶着牛车过来接他了,拿着那昏暗的手电筒往他脸上晃了晃,马上帮他拿过公事包,让他赶紧坐牛车回家,“市长哥哥,你终于回来了,赶紧回家吃饭,乡亲们今天做了大锅饭,大家就等着你一起吃呢。”

    “小雁?”他拿着手电筒也往大家脸上晃了晃,发现村里的几个主要男劳力都过来接他了,想必是想知晓申请补助资金的事,特意亲自过来探探。

    “资金的事大家不要担心,我会想办法的,我们大家回去再说。”他走近了几步,并没有立即坐到牛车上,而是对小雁道:“小雁,晚上这里还有没有客运大巴经过?公路旁边有两个人似乎在等车回镇里,你和公茂去看看,他们可能是想进村,但路太黑没法进来。”

    “晚上肯定没有车经过了,我这就去看看!”苏小雁再次跳下牛车,让其他人陪着滕市长回去,她和公茂叔则架着另一辆牛车嗒嗒的往前跑了,准备去接村口的黛蔺和慕夜澈。

    而黛蔺和慕夜澈此刻也是郁闷之极,发现公路上根本就没有返城车辆经过了,乌黑黑的一片,似狮子张着血盆大口准备吞掉他们。

    再望望四周,全部是农田,公路旁边甚至没有一个补轮胎打气的店子,乌漆麻黑一片,与其他村子相隔十万八千里。

    两人左等右等,不得不又走回那座破桥旁,让黛蔺爬上慕小叔的背,他背着她过河,两只大手上还拎了一个行李箱和一大袋日常生活用品,小心翼翼的前行。

    黛蔺伏在他肩背上,给他打着手机照明,忽然真想让他一直这样背着自己走,让她累了的时候有肩膀靠,有危险的时候能有人牵着她的手,哭的时候能有人帮她拭去泪。

    现在天地皆暗的这一刻,她感觉身边只有他,他说笑的时候,胸腔在震,让伏在他背上的她,感到是他的心在说话,听到那动听的声线从胸腔里逐渐传出来,钻入她的耳膜,分外温柔清晰。

    “是不是想睡了?”

    “没有。我在想你是不是真打算将我拐卖到偏远山村。”

    两人走过那绿苔斑斑的小桥,脚落平地,他却没有把她放下来,继续背着她往前走,笑道:“是有这个打算,但看这个村子里有谁能买得起你。我若要卖,那也是出天价,对方与我比武打擂台。如果赢了我,我才会让出独一无二的你。”

    “你既把我带了来,那就要把我带回去。”她将脸搁在他的颈窝,用粉拳轻轻捶了他一拳,却是将他搂紧,让他背着她往前走,用脸贴着他,“夜澈,一年后我出国,你会去看我么?”清风夜静,浅山朦胧,他的肩膀厚实且温柔,步履平稳,真想让他一直这样陪着她。

    “一周去七次怎么样?”身下的男人轻轻一笑,把她往上托了托,“身为老公,每天与老婆约会是必须地,看她过的好不好,有没有吃饱、穿暖,有没有好好学习深造……”

    “几年之后,夜澈你已经有妻子了,不是我的丈夫。”黛蔺从他背上轻轻跳下来,帮他拎着生活用品袋,与他手牵手,“到时候你与婶婶一起飞过来看我,一年一次,我和宝宝们也会很高兴。我们一家人团聚,宝宝们就会知道我们还有亲人,不会孤身一人。特别是过年的那几天,夜澈你一定要来。”

    慕夜澈停下脚步注视着黑夜里的她,顿了顿,用手抚抚她的发丝,轻声道:“不管以后是怎样,你们母子与我都是一家人。说不定黛蔺你会一直是我妻子,是慕家的人,而我,成了上门女婿。”

    两人正说着,苏小雁的牛车朝这边奔过来了,哟呵一声,拿着牛鞭跳了下来,对两人热情笑道:“你们是不是要进村?刚才我们的领导提到你们了,让我过来瞧瞧,怕你们一直在这里等下去。来,上车,我们一起回去。”

    帮两人把行李搁牛车上,爽快利落的将牛车调头,轱轱辘辘就往回走了。

    而黛蔺夜澈二人坐在牛车上,看着苏小雁娇憨朴素的背影,吹着夜风,赏着夜景,戒备心逐渐放下来,随着牛车的咯吱咯吱,一颗心彻底回归到大自然。

    当几个人到达村里,滕睿哲那一车已经去公社吃大锅饭了,摆了好几桌,男人女人各自围桌,几盘青菜萝卜菌子竹笋也吃得津津有味。

    大家取了自己酿制的水酒,一一轮流举杯敬滕市长,兴高采烈的共话村子的发展,对未来前景充满了希望,对新来的副市长也充满了信心,吃了定心丸般的各抒己见、畅所欲言。

    滕睿哲看着大家满面红光的黢黑脸孔和一双双闪耀光彩的眼睛,不忍将资金问题告知他们,只是将敬过来的水酒喝了几杯,安静的听他们讨论。

    末了,大家继续在吃,他退席了,负手走在乡间小路上吹夜风,准备回去将桌上再次堆积的一大摞文件给批阅完,顺便想想怎样解决眼前当务之急。

    而他前脚刚走,将黛蔺夜澈二人刚刚安顿好的苏小雁就拉着他们过来了,盛情难却的一定要他们过来吃大锅饭,不要饿肚子。由于这里光线充足,点了电灯泡,苏小雁总算看清黛蔺的长相了,回头吓了一跳,惊道:“你不就是市长哥哥的妹子?抱两奶娃娃的那个小妹子?”

    黛蔺摸摸自己的脸,不明白苏小雁在说什么?她是第一次来这里,在这里并没有认识的人,哪来的哥哥,又怎么被苏小雁认识的?

    苏小雁却很快镇定下来,一把拉过她,灵巧的小声笑道:“难怪刚才市长哥哥派我去接你们,自己却没有带你们过来,原来他是怕妹子你的身份暴露,又被张二强那伙流氓抓去。不过妹子你放心,我不会把你的身份说出去的,安全最重要。”

    黛蔺原本不想来吃大锅饭,现在又听的云里雾里,对苏小雁道:“这里没有我认识的人,小姐你认错人了,我只是过来度假,看看这里的风景。”

    “我真的认错人了吗?”苏小雁疑惑了,眨眨大眼睛看向另一个可以与滕市长媲美的美男子慕夜澈,“你也确定她没有哥哥?”

    “没有。”慕夜澈笑着摇摇头,望着这个热火朝天的乡村公社,看到这里的人们拿着窝窝头,就着几盆素菜,吃得有滋有味,一张晒得干黑的脸泛着喜悦,并且热情的招呼他们过去坐,对苏小雁继续道:“想不到传闻中的万元村承继的是一种知青集体生活传统,与万元户丝毫不沾边,实在出乎我的意料,呵。”

    ——

    滕睿哲正坐在房里翻阅公文,苏小雁打着手电筒急匆匆跑回来了,大力敲他的门,“滕市长,刚才你让我接的那个人,与你手机照片上的妹子一模一样,可是她不肯承认是你妹妹,你说这是咋回事?不是市长哥哥你故意隐瞒关系,不让张二强他们再伤害你的家人么?但就算是这样,妹子也没必要对我隐瞒她的身份呀!”

    滕睿哲正在拿笔写预算,闻言心里一惊,放下笔过来开门,“快带我去看看。”

    苏小雁却往房里探了探头,似乎又想起了什么,“叶姑娘呢?她怎么没跟您一起回来?刚才我还以为您是让我接叶姑娘和您妹妹,结果是一对夫妻。”

    滕睿哲走在前面健步如飞,早已打着手电筒出门了。

    由于苏家没有地方了,苏小雁将黛蔺安排在了她的长贵叔家,一个黑乎乎的小房间,一张土炕,夫妻两人一起睡,炕底下老鼠吱吱叫,房里还没有门,仅用一块破布垂着,算是遮住**。

    此刻房里没有煤油灯,仅靠手机照亮,慕夜澈脱掉他的外套,正在铺床,黛蔺则在拿生活用品,准备去门口的水井旁洗涮,厕所也不敢去上,这个时候,院子门口突然传来一阵纷沓的脚步声,断断续续传来苏小雁喊‘长贵叔’的声音,手电筒也往这边照过来了。

    慕夜澈穿着线衫,伸手一把拉住外出的黛蔺,让她坐房里,他出去看看。

    他走到窗边望了望,看到一男一女朝这边跑过来了,男子身板高大,箭步如飞,心急如焚直奔这里。于是他走出房间,站在大门口,笑望这个心急的男子,礼貌喊了一声‘滕市长’。

    滕睿哲闻声重重一惊,立即停住脚步,刀锋眸光冷冷盯着这个站在门口的高挑男子,“是你?”

    “是我。”慕夜澈朝下面走来,望着月光下的滕睿哲,轻轻一笑:“想不到你来这里任职了,滕市长。黛蔺她睡下了,现在不方便见老朋友。”

    黛蔺坐在房里,裂缝的土墙根本阻挡不了两人交谈的声音,让她把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总算明白苏小雁刚才为什么说那番话了!原来滕睿哲被下调到这里来任职了,带领这里的贫苦农民脱贫,也就是苏小雁口中的‘市长哥哥’!

    她走到窗边,看到多日不见的滕睿哲瘦了一圈,高瘦颀长立在风中。一双耀眼黑眸神秘深邃,在月光下冷若寒星,闪耀光华,刀削斧凿的俊脸依旧棱角分明。他在门口与慕夜澈交谈了一两句,然后走进门来,拨开那层帘子寻找她的身影。

    而她就站在窗边,回过头,用一种复杂的神色看着他。

    如果早知他在这里,她是不会来的。他们谁也没想到,这段时间里他们还会见上一面,看对方过的好不好。

    “没想到我能在这里见到你。”他朝门里走进来,深黯的目光里带着微微的惊喜,垂眸灼灼注视着矮他一截的她,“最近过的好吗?”

    那双泛着惊喜的深邃黑眸无论望向哪里,哪里似乎便会被镀上一层金灿灿的光芒,闪得人头晕目眩。黛蔺望着他的眼睛,不明白他这是一种什么心情,淡淡笑道:“我过的很好,你呢?”

    其实不必问,也是知道这里环境艰苦,日子不好过的,只不过客套话罢了。她朝他的方向走过来,对外面的慕夜澈道:“夜澈,点一盏灯进来吧,这样说话真不方便。”

    慕夜澈便把长贵家的唯一一盏煤油灯给提进来了,让苏小雁也进来,打破黛蔺单独见滕睿哲的尴尬,笑着对小雁解释道:“原来我老婆还真与滕市长认识,小雁你刚才猜的没错。不过我们仨只是认识,没有亲戚关系,你看滕市长的表情就知道了,很平淡是不是?哪有见到家人的感觉?”

    自顾脱掉鞋子,一边笑一边爬到炕上,对黛蔺招了招手,“亲爱的,我给你把被子暖上了,你早点过来睡。”意思就是要就寝了,滕市长你见过就走吧,别打扰他们睡觉。

    盖上被子躺下了,双手枕在脑后,望着黑漆漆的屋顶,等着黛蔺钻他被窝。

    黛蔺也端着洗脸盆往外走,感觉与滕睿哲没什么话题好说,也不想与他这样尴尬的站着,只想简单洗洗,早点休息,然后明天离开这里。

    滕睿哲见她反应淡漠,端着新买的小脸盆往外面走,扎起头发准备打水刷牙,自己便也走了出来,接过她手中的木桶,嘭的一声扔进井里,然后给她吊起满满一桶井水。

    “准备在这里住几天?”他望着月光下白白净净的她,发现她莹润白皙,非常健康,小脸看起来却依然像个孩子,纯真而清新。

    “明天在村里转一圈就走。”黛蔺心里明白,自从上次为假叶的事离家出走,住进了古家,他便把她定位在了小女孩的行列,觉得她永远无法长大,无法与他并肩同行。也许他对那一年多的同居生活感到过甜蜜与愧疚,为前面的这些案子担负起了应有的责任,但时间清晰的证明,他不会爱一个心智不成熟的女孩。他在经历一连串的事情后,会把身体**、责任和爱情清楚的分开,知道自己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

    也许他认为他的离开,能减少敌人对她的伤害,让这些余党不再追杀她;又或许他觉得,两个女人都不该让他爱,因为只要他爱,两个都没有好下场,一个死,一个伤,他只能选择孤身一人。

    只是叶素素没死不是吗?而且她觉得,真正爱他的人宁愿选择与他同生共死,不离不弃,也不愿他这样远走他乡,孤独终老。而他真正爱了的人,是不会觉得她任性的,他会懂她。

    她捧起井水洗了洗脸,没刷牙,走回房里了。

    慕夜澈准备了两床被子,一床盖着自己,另一床留给她,看了看外面:“他们走了?”

    黛蔺脱掉外套缩进被窝里了,不知道他们走没走,闭着眼睛睡觉。

    外面,滕睿哲与苏小雁走在回去苏家的路上,苏小雁总感觉他看苏黛蔺的眼神有点不一样,不是妹妹的那种,而是情人的那种,火辣辣的。但这种目光里含着一股无奈,让他急着追去,却又不爱,似乎是自己的原因,又似乎是苏黛蔺的原因。

    所以她也弄不懂了,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但不管是什么关系,她都不能把这事给传出去,不然流氓们又要开始抓人了。

    “滕市长,叶姑娘去哪了?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昨晚叶姑娘说要留村任教,我都给她安排好了,这会儿又不见了人。”她跟在男人身后,细心的用手电筒给他照明,拨开旁边的荆棘,“我还打算让叶姑娘教大家学英语,这样我们村以后引进机器,就能读懂说明书了。”

    “她以后不会回村了,不用给她安排任教。”男人回过头,双眉紧蹙看着她,原来一直在锁眉思考,想自己的心思,沉声道:“小雁,你现在再陪我回一趟长贵家!”

    “不是刚从那回来么?”小雁大为不解。

    但男人已经转身大步往回走了,大步流星,很快返回长贵家。

    长贵一家五口还在后屋里磨豆腐,用干净的蚊帐裹着豆腐渣过滤,准备明天为大家做一顿可口的千层豆腐,顺便喝豆腐脑补充体力,把豆腐渣炒了吃。

    此刻土屋里一灯如豆,热气腾腾,慕夜澈披着衣裳站在旁边好奇的看着,也想喝喝这豆腐脑,根本没有与黛蔺同房。

    黛蔺则躺在前屋的炕上睡,听到老鼠在床下打架,根本睡不着。她把手机拿出来按了按,发现竟然没电了,爬起又去拿充电器,这才想起这户人家根本没有电,还在点着煤油灯!她挫败的捋捋头顶的黑亮长发,又翻身睡下了,哀叹自己是到了一个怎样的原始部落!

    而去而复返的滕睿哲站在房门口,让小雁留在门口,自己走进来了,当看到床上是两床被子,黛蔺一个人躺床上,他心头的担忧总算落了下来,踱步到床边,垂眸看着床上的黛蔺。

    刚才他本已离去,但越想越觉得慕夜澈不应该把黛蔺带来这里蜜月,这个男人明显是故意的,故意选在他面前度蜜月,又故意在他面前同床!如果说两人拿证是为了孩子,那现在是为了什么?

    黛蔺以为是慕夜澈回来了,莹白玉手忽然伸出来,自然而然抓住男人的手,一个骨碌翻身爬起,被子里的女子体香卷着热气一阵阵飘散出来,“夜澈你去哪儿了?竟然趁‘老婆’睡着,把我一个人扔在老鼠堆里!我还以为你不把我带回去了!”

    她裹着被子爬了起来,与夜澈是闹着玩的,一把抱住男人颀长的腰身,笑盈盈的扑进他怀里,但当她仰起头,却发现抱错了人,男人深黑的眼睛灼灼盯着她,一把将她提了起来,抱进自己怀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相关小说:极艳女仙永镇仙魔异世为圣风水玄术:妒妇重生成仙荣归末世之异种崛起九璀医娘

掳爱成婚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奇书网只为原作者相思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相思梓并收藏掳爱成婚最新章节